您的位置:彩立方官方网站 > 综合新闻 > 这是至今集思想高度、哲学思辨、方式方法的特色小镇最好报告
彩立方这是至今集思想高度、哲学思辨、方式方法的特色小镇最好报告
发表时间 2018-05-21 10:13 来源 网络

  5月18日,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博雅同商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中景恒基投资集团共同举办了以“特色小镇模式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主题沙龙活动”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会长黎乃超,中景恒基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副会长肖厚忠,燕阳集团副总经理成杰,营销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球财经》专栏作者袁清博士,北大博雅同商会政委、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主任杨少会,中建华通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康文杰,全国市长研究学院(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干部学院)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余池明等领导嘉宾及企业家共一百余人参加沙龙活动。袁清博士应邀做了《特色小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人文逻辑》的主旨演讲。现刊载演讲报告,以飨读者。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时间和时空,与大家分享特色小镇与县域经济,‌‌智慧城市‌‌和乡村振兴的‌‌有关话题。‌‌那么今天我准备的题目《特色小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人文逻辑》。

  这是我一个关于2016年“特色小镇”的定义,“特色小镇”源于浙江,它“非镇非区”,不是行政区划单元上的一个镇,也不是产业园区的一个区。探究它的实质,它是一种全要素的生产力的创新型态,聚焦发展创新要素,以挖掘“文化”内核,是以共享经济为主旨,构建产业特、专、强的人文哲学、史学、美学维度,打造的其“众创空间”。

  ‌‌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管理学的“系统思维”告诉我们,要用系统观点把研究和处理的对象,当作一个系统,剖析其结构和功能,研究系统、要素、环境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变化的规律性。按照“系统环境特征、新要素的变化、边界条件反馈”的战略思维,基于“‌‌系统化”的一个“根系数”和“最优解”,寻求事物发展的“渐进性”、“突变性”、“条件约束”等。

  特色小镇,需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我一直在想诞生在2016年的“特色小镇”,或需“系统思维“,在今天来看它的内涵和外延应该有扩充和变化。去年5月16中国成功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当天我在人民网的”丝路解读“栏目中发表了题为《一带一路合作论坛,开启”新工业革命》,文章中我提出中国已启“新工业革命”。

  “新工业革命”,它不同于我们常说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或是“工业4.0”,是一场由信息化、新能源、新材料、新科技、新商业模式等产业的变革。而这场产业变革,惟有用代表时代精神精华的人文和新商业生态去理解,才能在这场生产、生活、生态、教育、思维、人文等诸多领域重新构建认知,重新确立世界观、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观和伦理观。

  去年十九大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认为“特色小镇”要从新时代的要求、社会发展规律、技术变化趋势、主要矛盾变化等方面来重新审视。按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去理解,“特色小镇”,需着力特色小镇经济发展实践逻辑的研究;需着力特色小镇经济发展规律理念逻辑的研究和需着力特色小镇经济取向价值逻辑的研究。

  按照以上思维框架,“特色小镇”我以为需要从马克思主义“人民现实的幸福”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到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推动特色小镇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并强调特色小镇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认为,“特色小镇”的“实践逻辑”、“理念逻辑”和“价值逻辑”,来源于 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所依靠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工作的主线;坚持问题导向“和同样是马克思的“人民现实的幸福”是经济社会发展终极价值取向“。

  “纷繁世事多元应,击鼓催征稳驭舟”。当下“特色小镇”需要在“新发展理念引领”、“现代化经济体系支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上,做深度思考和研究。新发展理念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大任务。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正视我国社会经济进入新“历史方位”的思考。这个“历史方位”,在我看来,它有着其“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而“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我认为也是特色小镇建设应该秉持的产业思维方式。

  从国家来看,“时空坐标”,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正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着“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意味着我们创造了二战后一国经济高速增长持续时间最长纪录的经济体,在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长河中的时间感。

  同时,国家也正面临着速度换档,结构调整,动力转换的新节点。“历史方位”同样在阐释我国在全球发展大格局中所处的战略空间地位和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而“哲学思辨”,我们既要看到“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又要看到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展现着她的强大生命力。“哲学思辨”还在于正视过去高速增长积累的矛盾和凸显风险,所着力的包括供给侧改革的全要素生产率和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

  特色小镇的人文逻辑

  “一切学问皆能以利禄劝,独哲学与文学不然。” 在王国维的眼里是至纯之学术:哲学与文学皆关乎情感、直指人心。包括特色小镇经济学的“人文思考”为什么需要文学?了解文学、接近文学,对我们形成特色小镇价值判断至关重要。文学有一百种所谓“功能”,而我们必须选择一种最重要的。文学的“功能”或是“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

  人文中的“史学”是让你看到现象的本身定在那一个时刻,不是孤立的,而是现象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辗转曲折、千丝万缕的来历。研究特色小镇经济,一定是要研究其发展的历程,研究其发展的背景,研究其发展的方向。“历程”和“背景”正是“史学”所要表达的。

  无论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当成奋斗目标”和“美丽中国”建设,还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国家建设,其中我们方能看出“美”正成为中华文明复兴的发动机。 “美学经济”很好地将创新生态美学与自然生态美学融合在一起,互为动因,共融共生。特色小镇经济中产业结构的调整、高质量的发展,需要用‘美学经济’的思维,去盘活自然经济与人文经济的融通。

  用“美学经济”看,高质量的发展在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万物互联”的新经济下,构建新的关系和新的意义,是以创新思维破除利益藩篱和解除固有联结,活化存量资源,缔造更加美好的生活图景。美学经济也很好地体现了十九大报告中“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这一要求。

  很多特色小镇都在着力生态建设,对于特色小镇而言的生态我们既要看到其自然生态的禀赋条件,更有看到生态所厚植出的“高质量发展”的“政治学”思考。体现出集约内涵式的“经济学”,有着崇尚“文化学”的健康、平等、协调、共享、共存的多种文化的互补与渗透,反应出调节自然-技术-社会关系“社会学”的原理,还有着人与自然和谐生态伦理的“天人合一”的哲学底蕴。

  “全要素生产率”催生“小镇云”

  《庄子》里有句话叫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知识已死”,过去产生于工业时代的传统知识范式,已无法从容应对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下的生产、生活新场景。知识范式必须做出重大变化。新时代催生“新经济”。“旧经济”是将好的经济资源用于生产环节,扩大产能和提高生产效率。“新经济”则是以研发和服务为中心,这是源于“新经济”对创新、全球化和资产合理配置的要求,是源于“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的推动。

  对特色小镇的成员而言,大家家或知道过去企业的利润来源主要在产业集中度、与上下游业的相对力量、产业成员的共谋、核心竞争力、动态能力、经验曲线等。然而当下企业“内生”的价值链活动的背景,或已从“大众市场”到“人人市场”,从“资源集中”到“资源整合”,从“被动消费”到“主动产销”。且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单一性”和“核心刚性”已显示出市场竞争的局限。

  当下消费者已不在满足单一产品的功能,产品和产品、产品和服务极致的交互,生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行业跨界所增加的不确定性,已倒逼企业必须寻求企业的“生态优势”。而特色小镇就是要通过特色小镇成员间的聚合,产生出企业的“生态优势”。这种“生态优势”在于不断增加生态圈内伙伴的组织性、异质性、嵌入性和互惠性,产生共生、互生、再生,形成协同,放大竞争优势。

  过去我们看到的一些“板块经济”,它更多的是以生产为导向,凭着乡缘、血缘、学缘和资源禀赋的条件,在经营过程中诞生了“板块经济”,而这类经济则多数是在夹缝中偷生下来,上下不连贯,要素不聚合已成诟病。特色小镇正需要赋予解决此痛点的创新举措。

  我以为,特色小镇组织,它应该是特色小镇成员企业的优势,不仅仅来源于企业“内部价值链”活动的拓展,更来源于特色小镇成员企业间联合“外部资源”的有效利用。通过联合成员企业组合新的“商业生态圈”,并协调、优化“商业生态圈”内伙伴关系的能力。去年的一个特色小镇论坛我提出了“小镇云”这个理念,“小镇云”强调的是“外部关系”,而不仅仅是“内部关系”;强调的是“价值网”的活动,而不仅仅是“价值链”的活动;强调的是管理好“不属于自己的资源”,而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的资源”。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音,其臭如兰。

  不仅如此,高质量的发展特色小镇经济,就应该推动特色小镇成员企业和利益相关者的“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集聚人力、人文、技术、资本、市场等高端要素,构建“生态系统、产业聚集、协同进化”的体系,开拓特色小镇的内生发展空间,培育“产业平台化,伙伴创客化,产品个性化”的众创空间,形成要素互补、业态互动的“小镇云”经济。

  特色小镇与县域经济,‌‌智慧城市‌‌和乡村振兴互为感通

  特色小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人文逻辑视域下,特色小镇与县域经济,‌‌智慧城市‌‌和乡村振兴一脉相承,互为感通。郡县治,天下安。”古语已道出了县域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新时代的县域要想谋求新的发展,就必须要积极培育新经济,探索转型升级新路径,加快创新驱动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优化产业体系提升县域竞争优势,践行绿色理念推动生态经济发展,鼓励公私合作创新PPP应用模式,融入城市群促进跨区域协同协作,在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等领域积极谋划。

  对于智慧城市,我以为,它涵盖技术发展,更涵养经济社会发展,强调的不仅仅是互联网、物联网、脑联网等类脑融合的“万物互联”,更重要的是通过面向新工业革命、知识社会创新城市建设,寻求城市发展过程中所遵循的“系统环境特征、新要素的变化和边界条件的反馈”的方法论。

  党的“十九大”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成为“乡村振兴”的新“五句话”战略。“乡风文明”,不仅有乡村文化建设,实现乡村的和谐和有序发展,更有对乡村产业、乡村生态,以及百姓生活富裕的新要求。社会发展了,环境变化了。

  乡村振兴新“五句话”的产业兴旺”不光是农业自身发展,还有各种各样的新产业、新业态,还有一二三产业融合。 “生态宜居”。“生态就是让村庄能够融入在青山绿水当中,能够融入在田园当中,能够可持续发展,能够让人们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喝到干净的水,看到纯净的蓝天。

  乡村振兴中,过去讲“管理民主”,现在讲的是“治理有效”,治理是整个社会各个阶层大家一起来参与。十九大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要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生活富裕”更有通过高效的生产方式为农村居民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维持公平正义,保持农村社会稳定,农村农民的获得感和满足感。

  特色小镇的轻资产战略、人文品牌、软营销

  特色小镇或需施行“轻资产战略”。正所谓《后汉书·王符传》里说,智者弃短取长,以致其功。以价值为驱动的资本战略,它是网络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企业战略的新结构。“轻资产战略”用其“找到缝隙、占领缝隙、扩大缝隙”,不一定是“做更优”,而是“做不同”,用“缝隙”战略寻求与大品牌的力量对比,构塑特色小镇独到的价值观。

  我以为,特色小镇强调“人文品牌”的策略,坚守品牌的价值观王道。改变传统特色小镇品牌建设仅仅与投资者的二元互动,为与社会、国家精神的共鸣。融“战略学”、“经济学”、“哲学”、“美学”、“国学”、“伦理学”于特色小镇品牌建设之中,厚植品牌哲学、品牌精神,知行并进,相资为用。用新华网、人民网等高端媒体和行业媒体,再加上自媒体的三个圈层传播,建设特色小镇的品牌。

  用符合当下新市场消费特征的“软营销”构建特色小镇。“软营销”涵盖企业的商业模式,即是通常我说的我是谁?我有什么?往哪走?凭什么?怎么走?还有“一念向善,韫德修身,厚植于心,推己及人”我的营销心学。特色小镇着力的“共享经济”,其实是以价值观理念“软营销”的精涵,它是基于“创造顾客让渡价值、着力同理心、培育顾客强关系”的“价值观营销”。人文价值观营销诚如《周易》上所说“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袁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球财经》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互联网+与资本运营课题专家组成员、全国总工会中工网特约评论员、和讯网财经评论作者、时代新光管理咨询创始人、营销界“软营销”、“营销心学”的创建者)。